《思想坦克》政治人物想玩战国无双?醒醒吧!

《思想坦克》政治人物想玩战国无双?醒醒吧!

本文作者为蔡亦竹,原文标题:政治人物想玩战国无双?醒醒吧!,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我想大家都很讨厌台湾的浅碟现象。

所谓的浅碟现象,就是看到人家有个影,马上台湾就一堆人跟着生一堆子还生得不伦不类。像早一点的全方位啦、奈米啦、大数据啦,不然就是韩国之前选个女总统,台湾就跟着我们也要女总统,然后希拉蕊也超讚,结果美国选出来川普台湾就一堆人跟着起乩 CEO 治国。我一直在想,到底是台湾的国民性造成政治人物跟着浅碟,还是根本就是政治人物带领台湾浅碟的潮流。

最近台湾又有一个新流行了,就是什幺东西都要扯到日本战国一下。

日本战国时代在台湾的人气和中国三国一样,都是日本游戏带出来的风潮。或许在游戏出来之前,日本就有大河连续剧、历史小说、甚至泡沫经济时以战国武将或三国故事事例来启发公司经营等传统。但是在台湾的战国、三国风潮,绝对可以说是来自日本的大众文化输入。

好吧,反正台湾人蛮爱提中华文化的,所以要用三国时代来嘴时事,或是讲没几句就人中吕布好像这位三姓家奴帅气得不得了的中二史观,其实都无伤大雅。但是动不动就要拿日本战国武将来说谁是织田信长,谁是明智光秀,谁又是小早川秀秋的,我看了实在就有点感冒了。因为这种嘴炮,其实都难脱「自助餐史观」的局限。

什幺是自助餐史观?很简单,就是只看你想看的,然后人家真正背后的意涵和历史背景你就一句「国情不同」连了解都不想了解。所以有心有力想要出来干一架然后觉得自己以小搏大的,就说自己是织田信长。被人觉得是背刺背骨王的就说他是小早川秀秋,然后感觉上好像是窝里反想要干掉自己主子的,赶快先送上明智光秀称号再说。

可是你不知道织田信长的桶狭间到底是不是真的以少胜多的梅雨将军。可是你不知道本能寺之变的真相仍然大有争论。最重要的,你真的不知道织田信长在日本历史里的意义。

因为大家都觉得织田信长很帅很「天下布武」,所以动不动就拿这种其实蛮好笑的比喻在玩历史梗,而且还是日本战国梗。的确,就兴趣本位来说,热衷甚至研究日本战国史是无可厚非的,只要你爽的话要去研究埃及木乃伊的绷带成分也是你的自由。

毕竟在台湾因为上述的次文化环境,还真的不少台湾朋友研究日本战国史研究到颇有心得,甚至还有自称战国历史达人的华文圈朋友,在网路上四处秋条要笔战找人输赢的。总之,在情报发达的时代,拿日本的战国三杰──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来作譬喻月旦人物好像成了一种流行显学。但是这种流行的背后,常常让我感叹另一个我们的社会特徵。

一方面因为过往教育的关係,我们不认识台湾自己的史地但却对中国一堆铁路在哪里交会背得很熟,然后在民主化、思想解禁之后,我们继续找日本的各种历史梗、甚至是二创下的产物来继续调侃时事。这些现象的背后,其实都难掩一直以来我们缺乏主体性,然后继续在用党国教育体系培养出来的头壳在思考且不自觉的缺失。

可是另一方面,我们又很习惯用我们培养出来的思考去看其他国家民族,然后安逸地只取人家的好、不看人家细处地自许为「台湾川普」、「台湾西乡隆盛」、「台湾织田信长」地吃外国名人豆腐。

每次看到这种比喻我都觉得「台湾阿成世界伟人财神总统」还更有梗有独特性一点。

小早川秀秋拿来当背骨代表或许大家比较没意见,但是拿明智光秀来比喻近日某党的初选之争,其实真的有点不公平。在战国时代,明智光秀是织田家的「家臣」。所谓的武士社会伦理基础其实建立在所谓的「奉公」精神上,也就是主子提供手下恩惠和保障的这种直接情感。这也是为什幺明智光秀要造反的时候,就算攻打的对象是大老板织田信长,明智手下的武将群仍然跟着照打不误的原因。

因为对这些武将们来说,明智光秀才是他们直接「奉公」的对象。这种精神一直持续到德川幕府成立,就算武士身分已经固定世袭而越来越像职业公务员,还是在世俗化达到高峰的元禄时代发生了所谓「赤穗事件」。赤穗事件就是赤穗藩主浅野长矩在江户城中砍伤吉良家当主吉良义央,因为在城中拔刀犯禁被命令切腹。之后浅野家以大石内藏助为首的47名家臣,在沈潜一段时间之后发动夜袭攻入吉良家中将其斩杀报旧主之仇,这也是人称「忠臣藏」的日本着名复仇故事。

这种以中华思想来看大逆不道的以下犯上、挑战幕府权威的举动,结果居然在当时对 47「义士」的处置上让幕府高层有了一番争论。原因很简单,就是这种行为虽然于法不容,但以武士道的奉公精神来看却是尽忠主上的义举──因为 47 士是浅野家的家臣。所以后来虽然义士们仍然难逃一死,不过却是被允许以武士最荣誉的切腹方式自我了断。也因为这种奉公精神,所以明智光秀不管动机为何,他都是背叛织田家的逆臣,而不管明智光秀攻打的是不是自己的老板,明智的家臣们跟着自己老板打大老板,在武士的德行上完全没有被责难的空间。

所以拿织田明智的故事来暗喻现代台湾的任何政治事件,其实都有点难脱家天下思想和传统主僕思想的毛病。

我们不该脱离不了人治思维,还把国外和我们完全不同的时代价值套进来谁是谁谁是谁,只为了满足我们的看戏讲八卦需求而已。

因为这种其实对起来也不是很精準的比较,无助于民主法治深化和发展。当然,我知道这种比较很有趣,而且我有时自己也会犯以古讽今的书生毛病。但是如果要讲当今政治人物最像织田信长背景的,我的答案其实不太一样。

《思想坦克》政治人物想玩战国无双?醒醒吧!

韩国瑜。

没错。就是那个发大财的韩国瑜。当然我不是指韩总有信长的雄才大略,而是初期的信长虽然出身武士家族,但是信长的织田家其实在传统的武家社会里地位并不算高,所以一开始许多旧势力打从心里看不起这个武家暴发户。但是在桶狭间一战成名之后,天下强豪们才不得不开始注目这个同样以「发大财」为主要政策的乡下武士。对照起我们的韩总,这种堀起过程是不是真的很相似?当然,我是不觉得韩总有信长的执行力和野心就是了。

啊,说不定只有野心是有的。

讲到这里,大概很多人要抗议我破坏信长的英雄形象了。可是织田信长为代表的「下剋上」风潮,就结果论来讲带给了日本革新的良性影响,而这也归功于信长的政策主张和决断力、执行力。韩总代表的草包堀起(对,我没打错字)和群众八加九化现象,是因为他个人的能力问题,就本质上而言都一样是一种对既有社会形态的反扑,只是我们台湾因为民主被误认为爽就好不必思考不必负责,所以一样下剋上但是我们的结果比较搞笑而已。

而且所有自比信长的政治人物,我都希望他能够了解一下人家除了战国无双以外的真正形象。首先,除了成名战桶狭间之役外,信长后来的战争都是以确保比敌方多数的优势为最高原则。或许他自己最知道那种幸运(虽然可能建设在无数的谋略之上)很难再有第二次,所以如果有台湾政治人物一开始就觉得要打奇蹟之战,最好先考虑一下人家后来几乎夺取天下,靠得可是先见之明和超越时代的理念,不是像哪边有选票哪样子比较有人气的那种首鼠两端心态才赢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信长大力对抗挟世俗力量要操纵政局、掌握利权的宗教团体,他尊重宗教的存在(从所谓法华宗论可以看出),但是当 seafood 们要出来乱出来蹭的时候,他可没有选择和稀泥或是想跟人家手牵手,而是把日本佛教根本圣地比叡山打了个稀烂,还和净土真宗的本愿寺缠斗了十年,最后还运用天皇的政治力硬是把 seafood 们从牢不可破、日后的大坂城请了出来。最后还因为和旧势力的冲突,间接让自己 49 岁时死在本能寺的业火中。织田信长,真的没有那幺好当的。

人生五十年。所以醒醒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