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外传.不存在的黄美诗:三.圈套

孤岛外传.不存在的黄美诗:三.圈套

「触目惊心」节目的流程是这样安排的,先是播出一些已製作好的环节,主要为外出访问,然后在下半部是现场接听观众电话时间。

节目在晚上十时开始播出,同时黄美诗正在準备直播环节。

这外出访问的环节,整体上这个环节以旧带新,每一集都是到一些在香港发生灵异事件的传说之地,例如︰大埔新娘潭、元朗洪水桥、湾仔南固台、香港大学、中文大学、高街鬼屋等这些传闻之地,也有走访全港着名凶宅,单是这些传说之地已经足够製作出几十集节目。

十一时,「触目惊心」进入了现场接听观众电话时间。
现场布置得色调阴阴沉沉,配上微弱冷色灯光,气氛显得份外诡异。场里,一张梳化放在中间,前面有一张茶几,放了酒瓶酒杯装饰,点起了香薰炉。
黄美诗心情颇为紧张坐在梳化中间,始终今次是她第一次担正一个节目。

「经过上一节精彩的访问环节,节目现在是时候接听观众电话,节目第一个听众来电,触目惊心……你是?」黄美诗勉强压下紧张心情,说。
「林先生。」观众林先生答。
黄美诗说︰「林先生你好,你今日要同大家分享的故事係……?」
「这是一件真人真事,是发生在五年前。」观众林先生语气凝重地说。
「嗯!」黄美诗表现一些聆听反应。然后观众林先生就开始说他的故事,林先生是一个初入行的夜更的士司机,他在五年前夏天的一个晚上,遇上这件事。

这夜,林先生如常驾着的士四处兜客,他感觉到这夜比平日有点不同,但又想不到究竟在那里不同、有什幺不同,总是感觉怪怪的,满不自在。不过,生意还算是不错,由荃湾到油塘,又由油塘去大埔,驶出市区时到了沙田又有客送出九龙,客人来得总算是顺风顺水,林先生心情也很轻鬆愉快。

在油麻地落了客,才不过晚上十时左右。林先生沿着新填地街一直驶向太子方向,路边坐了不少流莺向途人招揽生意。这时,一个身穿长裙的女子在路旁伸手截车,林先生很快便在这身穿长裙的女子面前停车。怎料,竟被另一个冒失的女子冲过来抢先了上车,但原先截车那身穿长裙的女子却继续站在路旁等待并没有生气。而抢先了上车的冒失女子,就对他说︰「好彩司机你看见我!我很赶时间,去荃湾。」
林先生没有答话便开车了,心想︰「哼!妳赶时间?那女人截车的也赶啊!」由于林先生对这客人印象不大好,所以全程专注开车,并没有跟她交谈半句。」

的士到了荃湾,也不过是十时半左右,林先生也在荃湾兜客兜了十分钟,兜不到客便驶返出九龙。不经意地,林先生再到了旺角新填地街,竟然又看到差不多一个小时前截车那身穿长裙的女子,她还是在截车,林先生虽然有点奇怪,但也驶到她的面前停下。

女子上车后,说向林先生说出目的地︰「大埔松仔园。」
由于林先生对新界的路不太熟悉,向女子说︰「小姐,唔好意思,入到新界,可不可以带一带路?」
女子声音低沉地说︰「没问题,你先行狮子山隧道去马场吧!」林先生照着去办。

当的士驶到马场附近,女子就说︰「靠左上大埔公路。」
林先生依指示驶上大埔公路,一直驶过中文大学,一直向前行,过了几个路口,对女子说︰「小姐,如果就到,妳记得提提我啊!」
「知道。」女子回应道。

林先生眼看前方,继续驾驶。当的士已经驶出了大埔公路,林先生不禁再问︰「小姐,还未到吗?」

可是,并没有人回应,林先生从倒后镜看去,的士内除了他自己,根本就没有人。

黄美诗表示惊讶,说︰「那幺,你怎样?」
林先生说︰「我也解释不到,然后我就提早收工了!当我挂起了『暂停载客』牌驶返出九龙,我才发现一整晚感到的不同。」
「有什幺不同?」黄美诗疑问道。
「原来我一整晚也是载女客人啊!好奇怪……后来,我才从行家口中得知那地方原来叫做猛鬼桥。」林先生表示奇怪地说。
黄美诗也啧啧称奇附和,压低声线说︰「幸好也没什幺发生。」
林先生答道︰「唔……幸好也算是这样。」
黄美诗打圆场地说︰「林先生,谢谢你的故事。」然后,断了林先生的电话,续说︰「听完第一位观众林先生精彩故事后,现在先休息一会,回来再接听大家来电。」

广告时间,在场的化妆师为黄美诗轻轻补妆,监製对黄美诗说︰「妳的反应可以夸张一些,知道嘛?」
黄美诗淡淡然说︰「其实刚才的故事并不恐怖。」
监製说︰「妳也要演出反应,这就是妳主持的工作。」
「知道了!」黄美诗回应道。

接下来,「触目惊心」节目还接听了两个观众电话,一个是买楼睇楼的故事,一个是警察在警队的诡异听闻。十二点,「触目惊心」首播相当顺利,整个节目的製作人员也相当兴奋,即场庆祝一番。

凌晨时份,黄美诗喝了很多酒先行离开,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为她叫了一架的士。黄美诗在的士上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感到的士停下来,黄美诗勉强醒来付了车资就下车了。

下车后,黄美诗发现竟然不是回了家,而是来到一个久违了却熟悉的地方,这个的士站旁边排了十一棵树。

在黄美诗眼前,第十一棵树旁,站着一个身穿白色睡袍长髮披肩的女子,她仰头看着树上一条横枝。
黄美诗向她走近,说︰「蓝凯怡老师?」
女子并没有回应,拿出了一张床单并把它挂上横枝上。黄美诗连忙走近,欲制止她,可是这时却在她面前五、六步距离而前进不得。
然后,女子挂好了床单,再打了一个死结,在黄美诗面前上吊了。黄美诗看着蓝凯怡老师,在床单上吊时,临死时全身抽搐的反应。

黄美诗制止不到眼前所发生的事,只有狂叫救命。可是,凌晨时分四野无人,再加上她根本并没有叫出一点声音来,即使怎样使劲拚命地狂叫,一还是一点声音也没有。

当蓝凯怡老师身体再无反应,黄美诗已经哭过不停,全身软瘫跪下来。

此时,黄美诗感到极之疲累,只见身旁却出现一个男人的身影走到蓝凯怡老师前面,也跪了下来。黄美诗对着男人的背影,第一时间回想起那个男教师,可是,眼前的男人肯定并不是他。

「究竟这个男人是谁?好像在那里见过?」黄美诗大惊,突然清醒起来,心想。

对着眼前的男人,黄美诗感觉相当奇怪,感觉到他好像那些「朋友」般不是属于这世界的,可是他却与常人并无分别。黄美诗正以理智地思考面前的画面时,发觉四周传来嘈杂声音,震耳欲聋,令黄美诗痛苦不堪双手抱着头。

突然,声音消失了,蓝凯怡老师和那男人亦都消失了。而眼前的景象,只剩一个旁边有十一棵树的的士站,一只黑猫迅速跑过没入一条小巷去。黄美诗知道必需找人帮忙,立即打电话给乐风,约了他来这个地方。

半个小时后,乐风坐的士来到这里,下了车后向昔在的士站旁的树下等待的黄美诗走去,对她说︰「美诗,妳为什幺半夜来到这里?嗯……抱歉,前几天爽约了。」
黄美诗说︰「那不要紧了……今晚,相信是蓝凯怡老师要我来的。」
乐风神色讶异,说︰「妳说是蓝凯怡老师带妳来?」
「还有……一个男人。」黄美诗说。
「什幺男人?」乐风问道。
黄美诗见两人在的士站处交谈,有点突兀,说︰「我们还是转个地方再说吧!」然后,两人到了一间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快餐店,点了一个套餐,在一旁的座位对坐着。

两人坐下来后,乐风重新把问题再问一次,说︰「妳刚才说是蓝凯怡老师带妳来?」
黄美诗也重覆说︰「还有一个男人。」
「那男人是……是不是那男教师?」乐风第一时间反应,问。
「不是!」黄美诗断言。
「那幺是谁?」乐风再问。
黄美诗不敢肯定地说︰「其实今晚我放工后,在电视台喝了很多酒,然后电视台的同事帮我叫了的士送我回家。」
「但是,妳来了这里。」乐风说。
「我来了这里之后,看见蓝凯怡老师上吊的情景。」黄美诗续说。
「是感应到那个时候?」乐风问。
黄美诗神色凝重地说︰「对!」
乐风以一贯办案的思维,问︰「那幺接下来,妳还见到一个男人?」
「嗯!」黄美诗点头。
乐风引导式提问︰「妳认为他可能是兇手?」
「而且,我见过他。」黄美诗补充道。
乐风小心奕奕地提问︰「在那里见过?」
「我不敢肯定……」黄美诗答。
「难道……他是送妳来的的士司机?」乐风猜测说。
黄美诗点头,深深吸了一口气说︰「兇手出现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