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死了”‧巴生夫妇责医院疏忽‧保留起诉拿督级院长

“我儿死了”‧巴生夫妇责医院疏忽‧保留起诉拿督级院长(雪兰莪‧巴生)年轻技工黄小飞申诉,巴生一家私人医院的医护人员,犯了严重疏忽过失,没及时为羊胎水已破多时的妻子剖腹产子,以致婴儿疑因缺氧胎死腹中,令原本满心欢喜準备迎接首个小生命的夫妇俩,心情跌入谷底,悲痛之心久久无法平抚。令他们感到气愤和不满的是,私人医院的院长在事后被他们追问起因时,竟与他们大玩“躲猫猫”的游戏,总是“快闪”避而不见,甚至毫不避讳,狂妄的表示,自己当了20年医生,也是名“拿督”,不怕家属提告。黄小飞(26岁)说,他的妻子黄凯芬(24岁)的预产期是在3月19日,由于胎儿相当大,所以负责产检的医生已定于当天为她剖腹生产。羊水破未及时剖腹不过,其妻在11日早感觉羊胎水已破,且肚子不断传来阵阵疼痛,他们便赶快前往这家私人医院。“我们到医院时约中午12点半,由于妻子的主诊医生当天休假,所以便由另一名医生负责检查。这名医生在检查后仅表示,胎儿一切正常,就安排我妻子入院待产。”他说,当时他们即感不解,羊胎水破已属危急,为何不是立刻剖腹生产,而是继续等候;据他们所知,当时是医生的换班时间。他表示,直到下午3点半,又来了另一名医生,然而,检查后的报告竟令他们感到睛天霹雳,这名医生指,胎儿已气绝逾两个小时。“更过份的是,院方没立刻为太太进行手术,而是到了傍晚6点多,我们忍无可忍上前质问,小的已不保,难道大的也弃之不顾吗,才获正视问题。”黄小飞说,值勤医生此时才从如梦初醒般,表示这样可能会对母亲造成危险,并快速安排在7点半开刀取出死胎。院长闪躲迴避家属居住在巴生甘榜爪哇的黄小飞是母亲王幼凤陪同下,在今日(週六,3月21日)向班达马兰区州议员刘天球投诉时说,他们曾在事发隔天(12日)早上到医院找院长问个明白。“院长的表现却令人不敢恭维,不仅要我们自己去质问负责的医生,还在我们不断追问孩子的死因时,一直在医院内闪来躲去,让我们追着跑。”他说,他也当面向院长表示,若院方不给个明白和合理交代,他们将採取法律行动,讵料,院长竟不负责任的直言“我是‘拿督’,当了20年医生,不怕你们提告,也不怕接传票”。妇产科医生:24小时待命妇产科罗医生披露,所有医院的医生是24小时随时待命的,因此根本没有特定的吃饭时间,就算三更半夜孕妇要生产,他们也会随时準备开工。他说,一般上孕妇有生产迹象被送往医院时,护士会先为胎儿做心电图检查,如果发现胎儿有特别情况,护士会即刻通知医生。至于延迟几小时把胎儿尸体取出是否会影响母体,他表示,此举并不会有任何影响,就算是迟几天取出胎儿尸体都没有问题。他解释,因为尸毒不会这幺快释放,尸毒最快会在2至4週内扩散。产检指胎儿健康黄小飞说,院长在初见他们时表示,孩子胎死腹中已超过24小时,但事实上,他妻子在事发前一天(10日)早上8点半还到医院进行产检,报告表示一切正常,胎儿健康。他表示,加上在事发当天中午的检查也说明没问题,从下午检验证明胎儿已气绝之前,都有两名医生到来检查,为何都没验出端倪,这是他们无法理解和接受的。此外,他声称,他们事后到医院附近商店影印一些相关资料时,当地业者表示其实他们的案例并非第一宗,之前也曾听闻发生过多宗类似个案。“若真是如此,这家医院的医格非常糟糕,必须受到对付,避免更多悲剧发生。”他补充,发生在自己孩子身上的不幸,他除了会向大马医药公会和医生协会举报外,也会谘询律师採取法律行动。妻难接受儿夭折黄小飞说,其妻在获悉儿子去逝后,一度难以接受事实,尤其出院期间,心情极度悲伤,常会目光呆滞,似乎是在想念未出世便夭折的儿子。“不过,在家人不断开解下,如今妻子的心情已稍为平伏,慢慢能接受孩子已逝世的事实。”他说,这是他与妻子结婚一年多后的首个爱情结晶,没料到无缘续父(母)子情缘。根据医院报告,胎儿是名男孩,重4.83公斤。院方拒交产检报告黄小飞说,他妻子住院医药费共3700令吉,但在发生不幸事件后,他要求院方交出妻子所有的产检报告后才付款,不料,院长竟以他们来捣乱为由而报警。他声称,初时,院长答应会影印给他们,但过后却反口表示是私密文件不可公开。“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当然不肯付款,所以双方稍有争执,但没料到院长会报警,不过,警方到场后仅是观察,未有任何行动。”他说,最后院方对他们不愿付款并未有任何动作,仅表示“你们不付就不付,无所谓。”将向医药公会医协投诉刘天球说,这是非常严重的医生疏忽,他将协助黄小飞致函大马医药公会和医生协会,要求採取适当行动。他表示,从事件始末看来,有关医院不仅犯了人员疏忽,且还态度恶劣,所以,他们也将考虑委託律师起诉有关医院。此外,他也吁请孕妇若感觉不适时,应寻求第二名医生的竟见。他补充,根据一般医学常识,孕妇在羊胎水破后是不能久候求诊,必须马上开刀,而有关医院的作法相当不寻常。婴儿出世死亡案例(柔佛.古来)医生用仪器把华裔男婴从母体吸出,男婴出世后没有哭声,头顶出现淤血,第二天体内出血,昏迷不到3天即夭折。家长要求院方交出报告,同时向警方报案处理。(柔佛.昔加末)女婴颜慧明出世时疑医生疏忽而导致脑部缺氧,其母向院方提出控诉,惟女婴在麻坡医院留医8个月4天后离世。(吉打.亚罗士打)一名巫裔女婴出世后就住进氧气箱,支撑了7天就去世。其父母相信女儿的死因是实习医生疏忽,没有把女婴窒息情况告知专科医生所致。(森美兰.芙蓉)疑院方延误医治,导致甫出世3天及患上黄胆病的印裔女婴夭折,痛失孩子的印裔夫妇表示準备採取法律行动,向医院讨回公道。(霹雳.怡保)一名华裔回教徒怀疑院方使用不当的催生药物及在延迟行动的情况下,导致孕妇大量出血且测出胎儿心跳不正确,女婴出生没多久即身亡。‧2009.03.2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