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改善劳动条件才是正本清源的办法

《思想坦克》改善劳动条件才是正本清源的办法

本文作者为胡博砚,原文标题:改善劳动条件才是正本清源的办法,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长荣空服员历经十七天的罢工后,劳资双方于签订了团体协约而落幕,根据媒体报导长荣航空公司在这十七天间取消了 2250 架次的班机,影响了乘客达 28 万人,而公司的损失将近三十亿元,就时间长度与公司损失的程度来说,应该是国内罢工史上最大规模的罢工事件。

《思想坦克》改善劳动条件才是正本清源的办法

不过,就这场罢工来说,有论者认为劳方的诉求没有被达成,劳工这一方说实在是失败的,如果就最后协议内容来说,对比劳方最早提出的八大诉求,就这方面,确实劳方的诉求没有被满足,而答应的诉求,有些似乎在罢工前资方即已让步,所以,罢工确实没有成功。

但是,劳资协商谈判的过程当中,各自有各自的底线或坚持,而在团体协约签订前,这一切都不算数,所以也很难讲这场罢工是没有意义的。另一方面,如果就团体协商所达成的内容,与资方在七天前提出的差异也不大,但是七天前由于秋后算帐条款的问题,迟迟无法签下团体协议,以至于罢工又多罢了七天,这七天也造成了长荣航空十亿元的损失,就公司方来说,这多损失的钱到底有没有意义呢?

长荣资方态度坚硬

长荣罢工相对于前两次华航空服员以及机师的罢工,这次的罢工会拖这幺久,长荣航空的态度确实是一个很重大的原因,而网路上的酸民,认为华航是国营公司,所以有如软柿子,让步的很快,但是长荣航空是间民营公司,所以在商言商不可能让步。这种说法,确实很难反驳,以这次工会诉求中劳工董事一事,在国营事业中根本不会是个问题,因为依据《国营事业管理法》第 35 条规定,国营事业的董事或理事,其代表政府股份者,应至少有五分之一席次,由国营事业主管机关聘请工会推派之代表担任。

不过,对于私人企业来说,劳工董事乃是让劳工参与公司决策的过程,在一般私人公司甚难想像,更何况长荣是一个保守型的家族企业,更容不下外人进入董事会。但,这样的说法,除了显现出在欧洲诸多国家会被提到的企业治理民主化问题,在我国并不受重视外,也表现出我国的公司治理其实距离理想的环境还有很大的距离,就公司的决策来说,经营权的确保变成长荣家族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否则此前也不会为了股权的问题家族成员多次争执。但是小股东的利益在哪呢?又有谁来维护呢?在团体协议中,承诺要发给员工的奖金,跟罢工造成的损失有成比例吗?

近年劳资关係恶化

这几年,劳资间的抗争越来越来,除了罢工事件频传外,这十年来声请劳动调解的数量来说,已经从九十五年的一万五千件,十年之后超过二万五千件。这一方面除了反应劳动者的权益意识越来越高外,也反应出我国经济发展迟滞不前(虽说在数据上这几年经济仍有成长),低薪日益严重,劳资关係自然不会和谐。

很多老闆都意识到了,科技进步下未来人工智慧在经济领域中会越来越重要,但却不愿意面对劳工已经不是单纯的受命者,所以才会有财团老闆对工会如此厌恶。其实,台湾的工会参加率非常的低,据报载有百分之十五的劳工加入企业工会,而职业工会也大多仅有办理劳健保的功能,所以台湾要罢工困难许多。如果,老闆不能正视这件事情,相信未来劳资的争议会更多。

劳动部有如无牙的老虎

这次的罢工,最终的调解是在劳动部部长许铭春、桃园市市长郑文灿的主持下,双方才达成和解。罢工到后期,劳方发动劳工由桃园步行到总统府向小英总统请愿的活动,小英也对此作了公开的发言,呼吁双方协商,并希望长荣航空公司应抱持「珍惜、疼爱空服员」的心态,让罢工尽快落幕。

《思想坦克》改善劳动条件才是正本清源的办法

而在这段话讲完没多久,双方即又展开协商,并且达成协议,让人不经联想,工会这招对总统陈情似乎是有发生效果。不过,如果政治力早介入,就能让罢工停止,我相信政府是会使用的,而事实上我也相信政府也有使用,只是长荣资方态度非常坚硬。

我宁可相信,交通部指出罢工问题可能会影响到未来航权的分配以及星宇航空的竞争航线新闻一出对于长荣航空的压力,可能是最终可以达成协议的最重要原因了。我们在几次的罢工当中,都会发现一件事情,劳动的主管机关虽然有意想要解决争议,但是却缺乏武器,而最后必须要目的事业主管机关来收拾残局的问题。

包含罢工权在内的劳动三权,是国家制定在法律当中,让弱势的劳方可以跟资方对抗的一个工具,用来调整劳僱关係当中不对等的状况,而在罢工时,国家原则上是保持中立的。不过,如果国家真的放任罢工事件不管,则社会上对政府会多所指责。

事实上,依据《劳资争议处理法》第 25 条第 4 项,强制交付仲裁,透过专业人士仲裁,让劳资争议的问题落幕,但是在实务上面,却没有使用的空间,因为一旦使用,就是中止劳方的罢工权,如此一来,劳方抗争的对象可能由公司转到政府这一方,政府真的公亲变事主。主要原因在于,劳动仲裁案件量非常的少,而在此之前被交付强制仲裁的案件如基隆客运罢工事件,都造成劳工的不利地位,所以劳方对于仲裁没有信心,以至于强制仲裁制度被束之高阁。

民众必须平常心以对

但强制仲裁,在法律制度的使用中很不常见,而在劳动制度上面,去作强制仲裁,会侵害到劳动者的团结权与抗争权,所以为了公共利益强制仲裁,国际劳动组织即认为要有限缩,不得随意去使用。

如果,在一般合议仲裁案件也不多的状况下,无法建立劳动仲裁制度的公信力,说真的没有劳方会相信劳动仲裁可以解决问题。事实上,我国民众对于国家的期望非常的大,是让这个国家必须要介入罢工的一个重要原因,而罢工在我国并不常见,所以大家都不愿罢工造成民众的影响。

但是在欧美国家,罢工纷争之多,主管机关也无从介入,民众如果不能保持平常心去面对这样的问题,只会让主管机关疲于奔命。而就国家来说,要解决罢工的问题,不如赶快解决台湾劳工低薪以及工时过长的问题,从根本上拆解炸弹,这样才是正本清源的作法。而劳动条件的改善,不会只是劳动主管机关的问题,如果各目的事业主管机关持续放任不管,发生争议的时候,也势必无法脱身,最后倒楣的真的是全民了。

相关推荐